您好!欢迎来到《观察网》——为世界创新者服务! 观察网 |  会员登陆  |  会员注册
全球观察 您的位置:观察网 >> 全球观察  >> 全球观察  

分摊难民方案加大欧盟裂痕

作者:张杰 管克江 黄培昭 发表时间:2015年09月14日  

面对汹涌的难民潮,欧盟正在为自己的过失“埋单”

本报驻比利时记者 张 杰 本报驻德国记者 管克江 本报驻英国记者 黄培昭

9月8日,在匈牙利南部城市塞格德附近,多国难民由警方护送,沿铁道徒步前往当地火车站继续行程。(新华社发)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9月9日公布了欧盟国家分摊难民的方案,该方案获得部分欧盟国家响应,呼吁民众接纳难民融入社会,而另一部分欧盟国家则对难民配额表示不满,认为这不仅会吸引更多难民涌入,还将给社会留下隐患。在处理难民危机问题上的分歧将加大欧盟裂痕,再次考验欧盟的一体化道路。

  支持意见

  ——欧洲国家需要展示“勇气与团结”

  容克当天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呼吁欧盟国家根据配额分摊难民。根据容克公布的方案,欧盟中的22个成员国将分摊在匈牙利、希腊和意大利境内的12万难民。德国将接收3.1万名难民,紧随其后的是接收2.4万人的法国和接收1.5万人的西班牙。容克说,欧洲具备帮助难民的条件。他敦促欧洲国家展示“勇气与团结”,鼓励各国采取措施应对难民潮。

  西班牙政府9日对容克方案作出积极回应,同意接收欧盟所分配的约1.5万名难民。西班牙首相拉霍伊表示,政府将与欧盟合作,努力为难民提供援助,应对此次难民潮。

  德国总理默克尔9日在联邦众议院演讲时强调,德国必须在难民问题上表现出勇气,发挥带头作用。默克尔呼吁欧洲各国通过一个强制性方案,每个国家必须强制性接收一定数量的难民。此外,各国还需要通过一个如何对待难民的共同原则。

  默克尔说,德国将拥抱难民的到来,并让他们与其他民众和平相处。为此德国政府将在10月份出台一系列政策。此前德国已在2016年预算中追加60亿欧元用于安置难民。另一方面,仅仅为了追求更好生活条件的“经济难民”,将得不到德国的优惠政策,他们将被遣返回国。

  今年上半年,估计已有21万难民涌入德国。德国民众总体上不排斥难民的到来。德国电视一台的民调显示,88%的受调查民众表示愿意或已经向难民捐献过食品或衣物。但另一方面,社会不稳定因素也在增加。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研究员蒂莫·洛考基对本报记者表示,德国应对难民问题面临两大挑战。首先是联邦、州和地方三级政府捉襟见肘,资金告急。其次是来德国的难民中有一半来自巴尔干地区,他们属于“经济难民”,获得避难身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反对立场

  ——强制摊派将吸引更多难民涌入

  联合国难民署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叙利亚难民总数已超过400万,其中绝大多数在土耳其、黎巴嫩、约旦、伊拉克等叙利亚邻国境内。近来,叙利亚等国难民持续大量涌入欧洲,他们大多选择从土耳其乘偷渡船前往希腊,再辗转前往其他欧洲国家。

  中东欧的欧盟成员国没有西欧国家富裕,同时国家民族成分较为单一,对来自叙利亚等地的穆斯林难民保持警惕,这些国家担心欧盟的难民计划只会导致更多的移民涌入。

  斯洛伐克总理菲佐周三表示该国反对欧委会强制摊派难民数额。捷克总理索博特卡也重申了他反对难民份额的立场,但表示捷克已经准备参与其他形式的难民援助工作。有媒体称,波兰总理科帕奇表示,波兰正在考虑提高接收难民的数量。而根据容克的计划,拥有3800万人口的波兰将接纳9287名寻求庇护的难民,捷克和斯洛伐克的份额分别是4306名和2287名。

  波罗的海国家也对难民配额表示反对,但拉脱维亚总理斯特劳尤马表示,如果容克的难民收容计划获得欧盟多数国家支持,拉脱维亚也将履行其难民接收义务,接收配额规定的536名难民。

  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说,英国反对用名额摊派的方式接收难民。在英国官方看来,这样的方案“既不现实,也缺乏合理性和逻辑性”。英国首相卡梅伦10日在议会强调,英国向这一方案说“不”。在卡梅伦看来,英国已经是叙利亚边境的难民营最大的援助国,那里的难民人数比逃到欧盟的整个难民人数要多得多。不少英国官员也认为,对大多数难民而言,重要的是他们出逃的国家要恢复形势稳定,一旦恢复政治和经济稳定,实现和平,他们就有重返家园的希望,这也是问题的出路。

  引发后果

  ——难民危机“正在蚕食欧盟肌体”

  德国“明镜在线”的评论认为,强制性分配难民的做法很可能进一步撕裂欧洲。首先,默克尔要求推翻原先的难民政策,而当初正是德国强力推动了《都柏林协定》。难怪很多欧洲国家领导人抱怨,德国总理正像希腊债务危机中的表现那样,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人。其次,容克虽然提出了难民分配共同政策,但并没有弥合不同主张国家间的分歧。欧洲议会议长马丁·舒尔茨说,欧盟生存的基础是在公平共处的原则上解决问题。如果达不成协议,“欧盟”这个概念在21世纪将严重受损。

  菲佐表示,“配额是不合理的,无法解决任何问题。我们不能对德法言听计从。”

  卡梅伦指出:“对于那些属于申根协定的国家来说,欧洲必须找到自己的答案。而英国则拥有自己的国界,也有能力就主权问题做出自己的决定。”英国最新的民调显示,由于受难民潮等因素影响,要求脱离欧盟的民众数量第一次占了上风。对此,英国《伦敦旗帜晚报》评论说,难民问题已经成为困惑欧盟各国的棘手问题,欧盟成员国的分歧正剧烈撕扯着欧盟,蚕食着欧盟的肌体,使欧盟作为一个整体对外发声和行动的力量一步步弱化。

  德国之声评论员克里斯托弗·哈泽尔巴赫警告说,这么多欧洲国家都反对德国的难民政策,不是巧合。德国没有人真的去想一想,从长远来看这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有分析指出,欧盟应该反思其对外政策,因为正是欧洲失败的对外政策,才造成中东等地区一些国家政局不稳,继而引发越来越大的难民潮,欧盟在国际道义和自身国家利益之间徘徊纠结的背后,事实上是在为自己的过失“埋单”。

  荷兰国际关系研究所欧盟问题专家斯考特对本报记者说,难民危机还没有到撕裂欧盟的那一步,各成员国之间有矛盾,但欧盟机制可以保证成员国之间进行协商,度过这一危机。

  (本报布鲁塞尔、柏林、伦敦9月10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5年09月11日 21 版)

      声明:本网站所刊载文章不代表《观察网》观点。主要内容是进行舆情梳理和观点解析所用,旨在对舆论焦点进行修正和正面引航为主;作者投稿文章,文责自付。欢迎社会各界一如既往的支持和关注,批评和教诲。联系邮箱:guanchanews@126.com
上一条: 麦加大清真寺事故已致111人遇难 2名中国人受伤
下一条: 欧洲难民危机“难”点何在?
全球观察
关于我们   |  宁夏内陆   |    观察网   |   主编简介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2019 《观察网》版权受国家版权中心保护
【京ICP备15057771号】
世干智库服务邮箱:guanchanews@foxmail.com


微信公众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