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观察网》——为世界创新者服务! 观察网 |  会员登陆  |  会员注册
观察评论员 您的位置:观察网 >> 观察评论员  >> 观察评论员  

向駿:中國已扛起「自由貿易」大旗

作者:向駿 发表时间:2017年02月11日  

  1月17日習近平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開幕式發表演講中強調「世界互連互通,共同增長,發展全球自由貿易和投資,在開放中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反對保護主義。保護主義如同把自己關入黑屋子,看似躲過風吹雨打,但也隔絕陽光和空氣,打貿易戰的結果只能是兩敗俱傷」,充分展現中國在維繫全球自由貿易的企圖。

  巧的是同一天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在倫敦宣布英國「硬脫歐」:退出歐盟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且不受歐洲法院管轄。去年11月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期間歐巴馬(Barack Obama)指出「美國支撐起了國際慣例和規則,這才得以形成現代世界」,他期待下任總統了解「美國對世界秩序而言真的不可或缺」。儘管如此,川普(Donald J. Trump)卻主張美國應該放棄從二戰以來一直扮演的傳統超級大國角色,包括在全球自由貿易中的領導地位,他聲稱將組成一支史上「最強悍、最聰明」的貿易團隊對付那些膽敢「違反貿易協定、傷害美國勞工」的國家,1月20日在就職演說中川普強調,「在貿易、稅制、移民、外交事務的每項決定,將以惠及美國勞工和美國家庭為目的」。從川普宣布退出TPP到墨西哥總統取消訪問乃至俄羅斯總統普丁將出席5月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全球貿易體系已開始重新洗牌。

  國貿政治經濟學

  川普雖因反TPP、反NAFTA、主張對中國和墨西哥產品課高關稅等被視為「反對自由貿易」,甚至是「反自由經濟」的急先鋒,其實他只是「戳破『國王的新衣』,真正的自由貿易是各國都完全開放、不設限,這在現實世界根本就不存在…現今的各種FTA,都是掛羊頭賣狗肉,說好聽是『策略性貿易政策』,其實是國家間勾結、排斥異己,是真正的「保護主義」,並非自由市場。」

  國際貿易從來就不只是經濟問題!劍橋大學經濟學者張夏準(Ha-Joon Chang)在《壞撒瑪利亞人》(Bad Samaritans: The Myth of Free Trade and the Secret History of Capitalism)一書中大膽揭穿了自由貿易神話,他認為「透過國際經濟的治理體制,侷限開發中國家可以選擇的方案:這正是我所謂的『邪惡三位一體』的多邊組織--即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和世界貿易組織。雖然它們不是富國的傀儡,但是很大程度上受到富國掌控,設計和建立富國想要的『壞撒瑪利亞人』政策。」根據Glen Biglaiser和Karl DeRouen, Jr.的研究,二戰後「全球貿易與美軍佈署互相強化,貿易追隨國旗、軍隊追隨貿易」(trade follows the flag and troops follow trade)。

  世貿組織的「全球貿易預警」(Global Trade Alert)數據顯示,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在2015年達到高峰,與貿易自由化措施之比為三比一。2015年各國推出的貿易限制措施數量較前一年增加50%,其中三分之一都直接針對中國。

  金德爾伯格陷阱

  1930年6月17日美國總統胡佛(Herbert Hoover)簽署了著名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Smoot-Hawley Tariff Act),兩萬多種進口商品的關稅被提升到百年來第二高的水準,結果導致1929年至1932年全球性的經濟大衰退,史稱「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國際關係上的「霸權穩定理論」(Hegemonic Stability Theory)正源自於「大蕭條」。金德爾伯格(Charles P. Kindleberger)在1973年出版的《蕭條中的世界:1929-1939》(The World in Depression: 1929-1939)一書指出,20世紀30年代多災多難的原因是儘管美國取代英國成為世界大國,卻未能接替英國扮演為全球提供「公共財」(public goods)的角色,結果導致全球體系陷入衰退、種族滅絕和世界大戰。他所提出的「霸權穩定理論」認為「被單一霸權國家所掌控的權力結構最有利於國際建制的發展,而此一建制的規則相對較精準地且較廣泛地被遵循…而國際體系之穩定則有賴霸權國家以提供公共財的方式維繫」。

  哈佛大學教授奈伊(Joseph S. Nye, Jr.)認為川普「應當警惕歷史為他設置的兩大陷阱。其一是中國主席習近平提出的『修西得底斯陷阱』(The Thucydides Trap),指的是古希臘歷史學家修西得底斯警告如果一個現有大國(如美國)太過恐懼一個正在崛起的大國(如中國),那就有可能爆發災難性的戰爭。」其二是「『金德爾伯格陷阱』 (The Kindleberger Trap):也就是中國似乎太弱而不是太強。今天,隨著中國力量不斷壯大,它是否會為提供全球公共財貢獻自己的力量?」他對第二個陷阱的觀察似與事實不符,事實是近10年來美、中國際地位的消長相當程度取決於雙方提供「公共財」的多寡。

  放棄TPP 給中國送大禮

  從「大戰略」角度看,TPP是後冷戰以來美國改善和拉美關係最重要的政策,因為不僅可彌補小布希總統與拉美漸行漸遠的外交赤字,更可突破在全球地緣經濟的地位達到「聯拉抗中」的效果,重返「美國後院」亦將水到渠成! 再者,由於TPP至少部分是按照西方規則、引導全球貿易和投資而制定,絕不是為了滿足中國的重商主義願景,因此放棄TPP等同於放棄一項可以制衡中國在亞洲影響力的政策。難怪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前代表傅洛曼(Michael Froman)認為「退出TPP將是給中國大陸一份大禮,這將造成非常有害的後果。」

  然而對於政府補貼或貨幣操縱問題,西南財經大學歐陽俊認為「如撇開成見及習慣思維,我們得承認這些措施觸及到了美國的困境,其實質是放棄自由貿易主張,轉而尋求公平貿易。即,主張一旦雙邊貿易失衡,盈餘方應節制出口,赤字方可採取保護主義措施,直到平衡恢復。從這個角度來看,特朗普的承諾是具備相當可信度的。」

  期待「自由貿易」大旗能扛穩、扛久

  針對今年達沃斯論壇的主題「領導力:應勢而為、勇於擔當」(Responsive and Responsible Leadership),中國國家發改委國家合作中心首席經濟學家萬喆強調「在逆全球化苗頭凸顯、貿易投資保護主義盛行的當下,對全球經濟治理,中國更看重的是『擔當』,而非『領導』,只有『擔當』,前行方能『應勢』,發展方能『有為』,治理方能』有力』。」川普主張對中國和墨西哥產品課高關稅等「反自由貿易」政策已使墨西哥深陷NAFTA重新談判的泥淖,美國的其他盟國則期待中國能利用世界事務中的領導真空充當全球貿易和參與的宣導者,中國因此成了最有希望扛「自由貿易」大旗者。

  農曆年後,李克強在《彭博商業周刊》署名文章中強調「中國堅定支持世界貿易組織和一切旨在推動包容發展的自貿安排」,稍後,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更以電話支持李克強希望「雙方支持自由貿易和穩定的世界貿易秩序。」清華大學國家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壽慧生認為「川普的『美國優先』原則意味著長達70年的戰後世界秩序正在接近終結,意味著美國人自杜魯門以來堅信的一個世界觀正在被摒棄—和平繁榮的世界是美國繁榮強盛的基礎。這個歷史性轉折對任何一個對國際秩序有著善意期盼的政府都不會是一個好消息。」但這不正是毛澤東所說的「天下大亂、形勢大好」嗎?

  1990年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曾以「三分天下」形容當時分別植基於美元、日圓和馬克的世界格局。到如今,歐元前景將取決於英國脫歐是否順利,人民幣則早已取代日圓,NAFTA則如風中殘燭,此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中國已果敢地扛起「自由貿易」的大旗,期待能扛穩、扛久!

  (向駿:致理科技大學教授兼拉美經貿研究中心主任。)

      声明:本网站所刊载文章不代表《观察网》观点。主要内容是进行舆情梳理和观点解析所用,旨在对舆论焦点进行修正和正面引航为主;作者投稿文章,文责自付。欢迎社会各界一如既往的支持和关注,批评和教诲。联系邮箱:guanchanews@126.com
上一条: 敬礼,八一军旗红
下一条: 从“三个自信”到“四个自信”的跨越
观察评论员
关于我们   |  宁夏内陆   |    观察网   |   主编简介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2019 《观察网》版权受国家版权中心保护
【京ICP备15057771号】
世干智库服务邮箱:guanchanews@foxmail.com


微信公众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