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观察网》——为世界创新者服务! 观察网 |  会员登陆  |  会员注册
聚焦引航 您的位置:观察网 >> 聚焦引航  >> 聚焦引航  

2015,一场与失衡世界的抗衡

作者:王宙洁 卢梦匀 发表时间:2015年12月25日  

  今年世界经济的关键词是什么?

  面对上证报记者的问题,野村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赵扬说,2015年全球经济的关键词是“分化”;中国经济的关键词是“困难”。摩根大通首席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费拉里将今年的增长描述为“起伏”。RDQ 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约翰·瑞丁则略显犹豫,“很难用一个词概括,大体上还不错,但金融市场更有挑战性。”

  在金融危机爆发7年后的今天,美国敲响了加息的钟声,欧洲及日本央行有可能进一步宽松,新兴市场则陷入不平衡经济增长的角力。

  “迎接‘通缩繁荣’期吧!”朗伯德街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黛安娜·乔伊列娃在一篇为英国金融时报所写的文章中说道。通缩指新兴市场以及大宗商品生产国的需求逐步下滑,而繁荣描述的是美国、欧元区及英国的家庭支出逐步上升。

  裹挟在资本市场波动与经济增长迷雾中,二十国集团(G20)、亚太经合组织(APEC)、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及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纷纷会晤,承诺协调政策、不会发起货币战、建立命运共同体,并联手应对世界经济疲疾,而中国也在作出自己的贡献。

  这是一场与失衡世界的抗衡,全球决策者正在行动。

  世界经济陷入不平衡复苏

  位于威斯巴登的德语学会近日选出了代表2015年的热词,“难民”成为年度热词,排名第二的是“我们是查理”,排名第三的则是“希腊退欧”。

  在某种程度上,这三个词让人们看到笼罩在欧洲大陆上的阴云。今年1月的一天,斯特凡纳·沙博尼耶像往常那样坐在木制会议桌前,等待和伙伴们一起讨论他主编的法国讽刺漫画《查理周刊》下一期内容,一场恐怖主义袭击却突如其来。包括他在内,12人的生命就此定格。此后的近一年时间内,法国恐怖袭击警报不断;11月13日晚上,一连串枪击爆炸事件袭击巴黎,造成100余人死亡。

  海外媒体分析称,令人忧心的地缘政治风险名单仍在扩大:恐怖主义、叙利亚冲突、一场可能破坏欧洲地区迁徙自由的难民危机、英国脱离欧盟的可能性、以及土耳其与俄罗斯之间的紧张关系,都在这份愈来愈长的忧虑清单上。

  对于全球化的经济世界而言,这些风险挥之不去。

  据经济与和平研究所编制的最新年度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恐怖主义给全球带来的经济代价达到2001年美国“9·11事件”以来的最高水平。2014年,全球恐怖主义行为造成的损失达到529亿美元,而“9·11事件”造成的经济损失为515.1亿美元。

  根据联合国本月最新做出的预测,将2015年全球经济增长预估下调0.4个百分点至2.4%。除了地缘政治的威胁,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市场波动加大,以及新兴市场经济体增长缓慢都成为增长面临的大敌。

  而IMF在10月曾宣布,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估下调0.2个百分点至3.1%。IMF同样强调大宗商品价格下挫,以及新兴市场大型经济体前景偏弱的影响。

  显然,欧洲地区的烦恼远远不是左右今年全球经济形势的唯一指标。自2008年各经济体遭遇金融危机以来,与其看谁复苏的快,还不如看谁衰落的快。除了自顾不暇的欧洲以外,日本的经济复苏也不容乐观。尽管今年三季度该国GDP实现了增长,逃过了经济陷入衰退的劫难,但经济复苏的势头离强劲还差很远。

  与欧洲和日本一样同为难兄难弟的新兴经济体也愁云惨淡。除了需要面对美联储加息带来的外部影响,巴西等经济体还要面对国际大宗商品暴跌的状况。

  然而,世界经济并没有因为欧洲、日本及新兴市场的不如人意而“一面倒”,美国经济的好转使得世界经济增长出现了分化的局面。通胀率低、消费者财务状况良好及住房需求释放,尽管速度缓慢,但是彭博社的报道曾表示,当前美国的经济扩张却可能是150多年来持续最久的一次。

  穆迪分析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詹迪对上证报记者表示,今年全球经济的表现还行——不好也不坏。美国和欧洲经济表现得相当不错,但中国和其他大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在挣扎。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集团本地资产管理董事总经理斯蒂芬·多佛近日则预测,北美洲、欧洲和亚洲的先进经济体或多或少会获得扩张,而美国仍是全球最大经济体。踏入2016年,其他新兴市场的形势显著疲惫。一些大型发展中经济体(例如俄罗斯和巴西)需要摆脱衰退。

  他表示,资本流入减少和货币压力已影响一些新兴国家为主要项目融资的能力。商品和制成品需求疲弱对希望增加其出口的先进经济体造成深远影响。基本金属和燃料(特别是石油)供应过剩,已导致商品价格下降,以致发达市场及新兴市场的生产商一直在关闭厂房和裁员。结果当然是商品进口国(包括欧元区及亚洲经济体)受惠于成本下降和供应更稳定。可幸的是,按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率衡量,不少国家在最近全球游资因为宽松货币政策而增加期间的负债水平并未显著转弱。

  货币政策分化让市场不安

  从中国的港口出发,搭载着中国制造的运动鞋和各式电子零部件,要花上一个月时间才能到达法国勒阿弗尔——比船只全速前进的时候要多花一周时间。

  根据彭博汇编的数据显示,现在货运船只的平均航速只有9.69节,低于7年前的13.06节。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船运公司一直在让货运船只“低速航行”,以节省成本并让尽可能多的船只保持活跃。

  衡量煤炭、铁矿石和粮食等大宗商品航运价格水平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于本月跌至500以下的有史以来最低。至此,BDI指数较2008年11700点上方高位已经跌去大约96%。

  这是大宗商品低迷行情影响航运市场的例证之一。而大宗商品市场不仅仅需要面对疲弱的需求,来自全球货币政策差异同样也给了这一市场“当头一棒”。

  在被人们持续讨论了大约一年后,美联储最终在今年12月的最后一次会议上宣布将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开启近十年来的首个加息周期。

  对成熟经济体而言,美联储加息标志着美国与采取扩张性政策的欧元区、英国及中国央行之间新一轮政策分化的开始。一些央行出于保持本币竞争力的考虑立即上调了本国利率,它们包括沙特阿拉伯、科威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巴林、墨西哥和智利等。

  而在欧洲和日本,则上演着全球经济风险守望者的盛大轮换。不管是否乐意,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被外媒称作是全球经济新的一线守卫者,抵御低迷通胀的先锋官,他在12月的政策会议上宣布加码货币刺激政策。而日本量化宽松政策的步伐也没有停下的意思。

  此外,中国、韩国、印度及泰国等今年都宣布降息以刺激消费。摩根大通预计,在其追踪的31家央行中,有9家央行将进一步放松政策,其中包括中国、瑞典、新西兰和马来西亚。除美联储外,还有10家央行会收紧货币政策,其中英国央行和加拿大央行预计将相继在明年第二季度和第四季度采取行动。

  对利差最敏感的反映来自汇率市场。截至本周三收盘,欧元兑美元汇率今年累计跌幅已经超过9%,美元指数累计涨幅近9%。这种经济气候的变化在大宗商品市场也有着直观的反映:彭博大宗商品指数今年迄今下跌超过25%,这项衡量22种原材料回报率的指标上月跌至1999年以来最低水平。

  然而,随着投资者纷纷将资金投向最安全的资产,全球债券市场表现今年有望连续第二年超过股市,为10多年来首次出现。美银美林全球总体债券市场指数今年上涨1.3%,而衡量全球股市表现的MSCI世界指数下跌了3.1%(包括股息再投资)。2014年,上述债市和股市指数分别上涨7.8%和4.8%。

  GAM控股的首席经济学家拉里·夏德威在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写道,“全球化已经降低了全球经济的维度,世界中央银行的时代已经到来。”

  国际金融中心协会主席、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对上证报指出:加息与降息将成为多重时代的一个货币特征。

  他解释称,多重时代即多级经济(从美元主导的单极经济走向篮子货币主导的多级经济)、多重危机(从次贷危机到主债危机,从金融到实体、从中心到边缘,存在多重危机)、多重制约(生态制约发展,环保制约能源、需求侧制约供给侧)、多重失衡(削弱增长的不平衡、贸易货币的失衡与再失衡)、多重常态(加息常态与降息新常态成为国际社会集体思考)。在多重时代的条件下,加息不仅是一个漫长渐进的过程,而且加息与降息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将交替出现的曲线状态。

  互联互通的中国选择

  作为重要的新兴经济体之一,中国也扮演了重要角色。今年3月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期间,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3月28日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这成为中国帮助推进世界经济进程的重要行动之一。

  “一带一路”贯穿亚欧非大陆,一头是活跃的东亚经济圈,一头是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中间是发展潜力巨大的腹地国家。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成立则标志着金融多边开放的新姿态。亚投行的意向创始成员国来自五大洲,其中包括四大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超过半数的二十国集团成员国。

  习近平主席曾在讲话中强调,无论是“一带一路”建设,还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都是开放的,我们欢迎沿线国家和亚洲国家积极参与,也张开臂膀欢迎五大洲朋友共襄盛举。”

  在国内,中国经济亦在经历一场变革。野村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赵扬便表示,2016年全球经济的关键词是“颠簸”,而中国经济的关键词将是“转型”。

  邓普顿全球宏观小组的投资长麦可·哈森泰博指出,中国经济正在调整比重。一些传统增长引擎(制造业、房地产和地方政府开支)已停顿甚或倒退;但新引擎——服务业等,正取而代之。

  复旦大学全球投资与贸易研究中心主任袁堂军表示,中国在目前的国际背景下,尤其是在面对短期波动时,显得缺乏准确的预期能力导致政策滞后,因此,如何加强国际经济趋势的研究,提高预判能力十分重要,中长期目标则要重点考虑如何在维持出口的同时,尽快调整国内产业结构以及开拓新的生产和消费市场。

  在转型的同时,以人民币为标志,中国正在深度参与到世界经济及金融体系中。福布斯杂志说,尽管摩根士丹利将2016年称为“日元年”,但在我看来明年更有可能是“人民币年”。

  为平抑世界金融体系的风险,维护金融稳定方面,中国有着自己的节奏。

  在陆红军眼中,中国采取了一系列主动应对策略与机制,尤其是2015年下半年中国及央行采取了一系列对策:7月是“抗危月”:中国成功化解A股市场大幅波动可能导致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危机,为资本市场持续健康发展打下基础;8月是“调价月”,运用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完成调整性贬值的成功先例;9月是“BIT月”,9月25日中美两国元首会晤,中美双方交换负面清单改进出价,BIT或将成为中国金融市场改革的重要工具;10月是“沪伦月”,中国领导人访英定位金融合作,确立沪伦通和香港之外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中心,深化沪港金融中心与欧洲金融中心深度合作,为人民币入篮进一步打下基础;11月是“入篮月”,人民币入篮是二战以来全球货币体系的重大改革;12月是“脱钩月”,在人民币入篮后两周内,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提出人民币汇率指数(CFETS)在美元加息前布局人民币入篮后新格局,为人民币国际化争取主动权。

  他表示,2015年11月30日,CFETS为102.93,较2014年12月31日升值2.93%,标志人民币在国际主要货币中仍属强势货币。可以预测中国将在美元加息应对进程中不断应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R机制,维护金融稳定,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中国今年在促进全球经济繁荣上所作出的努力得到了各方的认可。北京时间12月1日凌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行董事会在华盛顿宣布,将人民币纳入SDR的货币篮子,人民币成为继美元、欧元、英镑、日元之后,IMF篮子货币的第五个成员,而且人民币权重超过日元和英镑。这对人民币国际化具有象征性意义。

  此外,北京时间11月13日,明晟MSCI宣布14只中概股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和MSCI明晟中国指数。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旗下富时罗素亚洲的高层透露,富时罗素正就将A股纳入例如富时新兴市场指数等这类全球指标所需的变更,与中国政府密切讨论,富时打算在今年内完成规则上的变更。这两项决定与人民币纳入SDR、人民币国际化相辅相成,对资本账户的开放、资金的大量流入也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也正式批准中国成为会员,中国因此获得象征性0.1%的股权,此举为中国扩大其在全球影响力再辟新径。

  “中国进入了世界的中心”,本月法兰克福汇报刊发的一篇署名文章写道,“对世界其他国家来说,必须作出努力,让中国进入一种相互依赖、利益交换的体系,发挥建设性作用。”

  来源: 中国证券网

      声明:本网站所刊载文章不代表《观察网》观点。主要内容是进行舆情梳理和观点解析所用,旨在对舆论焦点进行修正和正面引航为主;作者投稿文章,文责自付。欢迎社会各界一如既往的支持和关注,批评和教诲。联系邮箱:guanchanews@126.com
上一条: 毛泽东从严治党思想及其重大意义
下一条: 历史不能选择,现在可以把握,未来可以开创
聚焦引航
关于我们   |  宁夏内陆   |    观察网   |   主编简介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2019 《观察网》版权受国家版权中心保护
【京ICP备15057771号】
世干智库服务邮箱:guanchanews@foxmail.com


微信公众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