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观察网》——为世界创新者服务! 观察网 |  会员登陆  |  会员注册
文明融合 您的位置:观察网 >> 文明融合  >> 文明融合  

美媒:欧洲历史上为何能征服世界

作者:管理员 发表时间:2015年11月01日  

  参考消息网10月29日报道 美媒称,1492年至1914年间,欧洲人征服了全球的84%,建立殖民地并在每个有人类居住的大洲扩大其影响力。这并非不可避免。事实上,数十年来,历史学家、社会科学家和生物学家一直在问:欧洲为何以及如何崛起至巅峰,甚至在亚洲和中东的多个社会远比其先进的情况下?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10月7日文章称,迄今为止,令人满意的答案一直难寻。但是,考虑到欧洲的权力决定了从谁从事奴隶贸易到谁发家致富或仍陷于贫穷惨境的一切,这一问题极端重要。

  也许,人们会认为欧洲取得主宰地位的原因很明显:欧洲人首先实现了工业化,而且他们对天花等导致土著人口大量减少的疾病免疫。但后一个理由本身不能解释美洲为何遭征服这一事实,因为很多年轻的美洲土著战士并未死于各种流行病。而且这也未能解释欧洲对印度的殖民,因为印度人同样对这些疾病具有免疫力。用工业化来解释也有所欠缺:在开始工业化前,欧洲人已经控制了世界的35%以上。当然,欧洲人在枪炮、武装船只和防御工事技术发展方面的领先地位至关重要。但是,亚洲所有其他主要文明同样掌握了火药技术,而且很多文明在战争中也使用枪支。

  欧洲君主喜欢追求军事荣耀

  因此,到底是什么导致了欧洲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这源于欧洲政治领袖面临的动机:这些动机不仅驱使他们发动战争,而且驱使他们为此大量投入金钱。的确,欧洲的君主们建设宫殿,但是,连庞大的凡尔赛宫所耗费的金钱也不足路易十六税收收入的2%。其余收入用于作战。他和欧洲其他国王自孩提时代起就受到要在战场上追求荣耀的教育,然而,他们不承担战争所涉及的任何成本——甚至失败后也没有失去王位的风险。其他地区的领袖面临截然不同的动机,这些动机使他们中的很多人在军事上处于弱势。

  出于这个原因以及其他众多原因,欧洲地区以外的领袖在战争创新方面无法与欧洲匹敌。在欧洲,在作战上投入大量金钱让军事领袖能够灵活地购买新武器和战舰以及尝试新的战术、防御工事和供应方式。在这一过程中,他们从错误中汲取教训、改进技术。而且,因为欧洲国家面积小、地理上彼此接近,它们能够轻易地从对手的错误中汲取教训以及模仿它们的改进之处。例如,瑞典国王古斯塔夫·阿道夫二世于1628年建造了最早的双层炮舰之一,但这艘炮舰在扬帆起航后不久就沉没了。但是,瑞典海军和欧洲其他国家海军迅速从这次失败中汲取教训,到18世纪,它们开始建造不仅稳定而且与17世纪的战舰相比航程更长、操纵起来更灵活的拥有两层甚至更多层炮甲板的战舰。

  强大的征税能力非中国能比

  政治和军事条件使欧洲以外地区在战争方面的创新——尤其是新的火药技术——没有像欧洲那样持续不断地向前发展。例如,中国可用于军事的税收收入远少于欧洲。在18世纪末期,法国的人均税收是中国的15倍。而在中国的税收收入中,很大一部分不是用于创造新的作战方式,而是用于帮助马背上的弓箭手——在与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主要敌手的游牧部落作战时,弓箭手的效率远高于火枪手。还有,中国经常是东亚的主宰强国,因此,很少有对手敢于挑战中国,这意味着中国几乎毫无大量投资于军队的动机。因此,在东亚,火药武器的使用要少得多。

  与之相反,欧洲没有这样的主宰强国。一旦西欧人在推动火药技术向前发展方面居于领先地位,中国就难以追赶;进步的中心远在另一大洲。

  进入19世纪,欧洲仍在军事上占据领先地位。随着欧洲实现工业化,税收增加了,工业革命带来的种种创新——应用科学和工程学——使欧洲人不仅能通过打仗、还能通过进行研究改进其技术,这放大了欧洲人在战场上学到的东西。

  到1914年,欧洲不仅在全球占据军事主宰地位,还拥有若干能征收大量税收用于战争的强国。在法国和德国,两个世纪以来,实际人均税收增加了15倍以上。这种强大的征税能力远非工业化带给欧洲的较高人均收入这一事实所能解释。这与靠知识推动火药技术发展相同。唯一区别在于,在这方面,是经济学知识,而不是军事技术,而且,得到好处的是成功地与精英阶层谈判、从而增加了税收的政治领袖。然后,这些领袖用这些额外税收收入扩大陆军和海军的规模以及购买装备。

  欧洲的征税能力不是一项小成就。中国无法征收同样多的税收。

  鼓励企业家为寻找财富远征

  欧洲还有另一项优势:其企业家能够自由地使用火药技术发起远征、从事殖民和开展军事化贸易。尽管企业家通常需要官方批准才能进行远航,但他们往往受到迫切希望到海外发现财富的政府鼓励。还有,他们能够不费力地获得武器或招纳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帮他们训练新兵。到17世纪,此种私人远征催生出一些在欧洲新兴的资本市场中筹集大量资金用于支持海外冒险活动的大型企业,例如东印度公司——该公司不仅是荷兰外交政策在私人部门中的得力助手,还是首家发行可交易股票的公司。

  欧洲与世界其他地区间的最后一个不同在于政治史。公元前221年以后,中国在大多数时候是一个大一统帝国。中华帝国很快发展出一个中央集权化的官僚体系,将地方精英吸纳入政府内部,令他们与帝国的存亡息息相关。这些精英通过为政府服务获得的报偿有助于维持帝国统一,只要帝国强大统一,其他东亚国家就不愿攻击它。这意味着,中国几乎没有任何寻找新敌人或机会的动机。

      声明:本网站所刊载文章不代表《观察网》观点。主要内容是进行舆情梳理和观点解析所用,旨在对舆论焦点进行修正和正面引航为主;作者投稿文章,文责自付。欢迎社会各界一如既往的支持和关注,批评和教诲。联系邮箱:guanchanews@126.com
上一条: 宗教因素与中美两国公共外交
下一条: 全球佛教徒应共同促进文明交流
文明融合
关于我们   |  宁夏内陆   |    观察网   |   主编简介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2019 《观察网》版权受国家版权中心保护
【京ICP备15057771号】
世干智库服务邮箱:guanchanews@foxmail.com


微信公众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