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观察网》——为世界创新者服务! 观察网 |  会员登陆  |  会员注册
品牌观察 您的位置:观察网 >> 品牌观察  >> 品牌观察  

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慈善功德量化存储的点对点自助慈善平台

作者:刘伟中等 发表时间:2020年07月04日  

   “递善”平台设计项目简介

      勿谓言之不预也:

  这件事情,如果您抢在马云之前做了,那么您将比马云更成功!只要您力之能及...

  这件事情,如果马云亲自做了,那么他将比“马云”更“马云”!只要他略有倾心...

  这件事情,就是建设一个:

  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慈善功德量化存储的点对点自助慈善平台

  设计:刘伟中

  参与设计:王觅时、徐晶、邓恩艳、段志荣、周鸿霖等

  推广:观察网

  “递善”平台建设筹备组

  2020年5月

  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慈善功德量化存储的

  点对点自助慈善平台

  l 关于“慈善”

  在商品经济社会,我们把不相关的社会主体(个人、社会组织机构和商业公司)之间资源和服务的非商业化转移,称为“慈善”。与之相对应的人类活动,称之为“慈善行为”

  慈善(行为)的主体被称为“施善者”,客体被称为“受善者”。这里的资源、服务,被称为“慈善资源”、“慈善服务”。

  l 慈善事业的难点与痛点

  一、慈善资源和服务的开发及其优化配置和合理利用问题。

  二、慈善组织机构运行成本过高、运行效率低下问题。

  三、施善者的“善意”的确认及满足问题。

  四、“善有善报,无以善报”——千年伦理问题。

  五、潜在受善者的需求常常“一助难求”的问题。

  六、受善需求的真实性以及受善者的隐私保护问题。

  建设一个它,这些问题已然可以解决!

  l 它是什么

  1. 它是一个以区块链为底层基础技术构建的“互联网+慈善”的社会慈善捐助平台(系统)。

  2. 它是一个以门户网站和移动端APP形式出现的第三方公益服务平台,简称之“递善”平台。这一平台所服务的双方为慈善行为的主体——施善者和客体——受善者。

  3. 它是一个类似于“淘宝”的第三方独立服务平台。

  与“淘宝”平台的不同之处在于:

  1) “递善”平台上供方(施善者)的“回报”是该平台利用区块链技术自动生成的慈善功德积分和与之相对应的“功德币”(或称“善元”),而“淘宝”平台上供方(商家)的“回报”是需方(买家)付出的法币;

  2) “递善”平台上是供方(施善者)自主、自助地选择需方(受善者),而“淘宝”上则是需方(买家)自主、自助地选择供方(商家)。

  与“淘宝”平台的共同之处主要在于:

  1) 公益性:都是为供需双方搭起了桥梁且在这个服务中不获取任何利益。

  2) 独立性:作为第三方平台,原则上不参与平台上供需双方的“游戏”。供需双方需要对各自的行为及其后果负责。

  4. 它是一个利用区块链技术公开透明、不可篡改、可追踪可溯源等特点构建的线上“慈善捐助事务阳光办事大厅”。在这个“办事大厅”里,施善者自主选择受善者并与受善者“一对一”、“点对点”对接,继而办理施善、受善事务。在这个“办事大厅”里,所有施善、受善事务都在区块链上操作完成,相关信息全部“留存于”区块链上,保证了慈善行为的公开透明、可溯源和不可篡改。

  5. 它以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共识机制和加密技术,加之相应的系统运行规制,保证了受善者需求的真实性和可溯源,以及施善者和受善者隐私保护。

  6. 它是一个以线上操作为主,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新型慈善业态。它拥有两大机构:慈善组织和慈善执行。慈善组织机构主要负责线上操作,慈善执行机构主要负责线下运行。

  7. 它拥有训练有素的专业化的慈善业务服务团队(分属于慈善组织机构和慈善执行机构),他们可以接受施善者的委托,处理大额善款、大批量慈善捐赠物资的捐助处置。同时,这一服务团队也可以接受潜在受善者的求助,为其寻求善款善物的帮助。

  l 它如何运行

  8. “递善”平台门户网站和移动端APP主页面内容包括:

  1) 施善者注册登录、慈善资源(初期为善款)区块链上登记;

  2) 受善者注册登录、受善申请的区块链嵌入;

  3) 施善、受善操作区——线上“阳光办事大厅”;

  4) 功德榜区:慈善功德积分和“功德币”查询及实时更新。

  5) 受善信息确认及受善评估;

  6) 子系统及分系统专区;

  9. 施善者以最简单的操作在区块链上注册后获得一个终生不变的“递善ID”号码,利用密码学技术,将施善者的付款渠道与“递善ID”绑定,在链上自动生成“递善ID账户”。

  10. 善款的基本单位分为四个档:A档——10元RMB;B档——100元RMB;C档——1000元RMB;D档——10000元RMB。

  11. 施善者将善款存入自己的“递善ID账户”后,“递善”平台的区块链系统会自动将资金转换为若干个A(或B、C、D)包。此时该善款将以若干个A(或B、C、D)包的形式“摆放在”平台上。链上的每个节点(施善者、潜在受善者以及所有“围观者”)均可看到该“递善ID账户”中的善款状态。该进入“分包”状态善款的走向是不可逆的,即打入“递善”平台后不可撤回。

  12. 施善者每次成功捐助受善者100元善款,“递善”平台的区块链系统即为该“递善ID账户”记录100个慈善功德积分,同时配发1个“功德币”。以此类记。

  13. 潜在受善者首先需要填写《受善申请表》,然后需要按照“递善平台受善者需求真实性确认规则(见附则)”完成确认程序。

  14. 施善者、受善者选定区块链技术提供的了分层级的隐私保护。

  l 它的拓展系统

  15. 设置若干子系统

  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许多社会服务和资源的非商业化转移并

  没有被认定为慈善的范畴而给予尊重和鼓励。在“递善”平台上将设立相应的系统,为这些被忽视或被遗忘的慈善找到归宿。

  1) “社区服务自愿者子系统”——“区块链+自愿服务”

  社区服务自愿者的无偿服务,本质上也是一种慈善资源,相应的社会行为属于慈善行为范畴。对于此类慈善行为,社会应该以某种形式给予确认、记载和鼓励。“递善”平台的“社区自愿者服务子系统”旨在以慈善功德积分和“功德币”的形式永久“刻录”自愿者社区服务的业绩,以资增加自愿服务的可持续性和激发更多潜在的社区服务自愿者。这一“子系统”的激活运行,将使得社区服务自愿者们的服务汇入社会慈善事业洪流。

  2) “红十字行动子系统”——“区块链+红十字”

  对于那些在人类面临大灾大难时挺身而出抢险救难的英雄们,社会公众不应仅仅是一时感动,应该留下永久的记忆。利用“红十字行动子系统”,把这些人的善行义举“镌刻”在区块链上——成为永久的,开放续写的“善行者丰碑”。对于那些无偿献血者、器官捐献者也是如此。这些善行义举、爱心奉献将在该“子系统”上获得慈善功德积分和“功德币”。这样的平台记载,必将在全社会激发出更多的善行义举、爱心奉献。这些“慈善功德”还将成为一种特殊的、不用缴税的“遗产”留给子孙后代。

  3) “社会救助服务子系统”——“区块链+社会救助”

  现行的社会救助属于政府民政部门工作的一部分。广义的社会救助还应该包括见义勇为、扶弱惩霸等对于遭遇危机的弱势群体的帮助。由于社会救助的需求具有偶发性、随机性、多样性等特点,仅仅只依靠民政部门实现随时随地的社会救助是不可能的。事实上,许多突发的救助需求都是民间爱心人士帮助的。在“递善”平台上辟建“社会救助服务子系统”,让所有民政救助之外的善行义举“刻录”在这一“子系统”并配发慈善功德积分和“功德币”,同时以该“子系统”辅助现行的民政部门的社会救助,使得后者成为前者的线下,前者成为后者的线上。长此以往,在民间的社会救助逐步取代了民政的工作后,政府就可以购买此类社会服务了。法律援助属于此类社会救助慈善行为范畴。

  4) “脱贫攻坚子系统”——“区块链+扶贫”

  当下,脱贫攻坚是党和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实现全民脱贫奔小康虽然是政府的本职工作,但是从社会资源的合理配置和贫困户需求的精准帮助来看,以科技的手段发动全社会的力量参与,收到的效果可能不亚于政府工作。“脱贫攻坚子系统”利用区块链技术生成的慈善功德积分和“功德币”,可以有效调动社会力量、民间资本投入到脱贫攻坚战役中。因为帮扶贫困者——本就是一种慈善行为。另一方面,该“子系统”的运行对于贫困者需求的捕捉可能是一个有效的途径。

  5) 辟建“非政府组织(NGO)服务子系统”

  现时代,中外各级各类非政府组织、非营利民间机构(包括民间环保组织)活跃在社会管理、社会服务的许多领域,他们的作为推动了社会发展和人类文明进步,但从市场经济的角度看,并没有得到商业回报,属于非相关社会主体之间服务的非商业化转移。因此理应被视为慈善行为。在“递善”平台上辟建“非政府组织社会服务子系统”,以慈善功德积分和“功德币”将此类慈善行为永远铭记,这不仅是对于参与此类活动社会主体的鼓励,同时也可以激励更多的社会主体投身到非政府组织的社会服务中去。

  16. 设置若干专区(分系统)

  1) 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功德币”发行交易系统是“递善”平台的

  重要基础设施。依靠这一系统进行“原始功德币”的ICO,将募集的资金全部用于“递善”平台初期开发建设。待“功德币”可以交易时,该系统所收取的日常交易费将用于平台运行支出。

  2) 施善者获得税收优惠公示及税务监管专区。

  3) 辟建“慈善机构专区”——吸纳、集合社会上正在运行的慈善

  组织、公益基金入住,打造出虚拟的“慈善一条街”,使得施善者在这里相互攀比、相互交流、相互鼓励。

  4) 辟建“许愿-还愿专区”——链上锁定许愿预付款,还愿时“许

  愿款”自动转为善款,进入善款池,构建了一个虚拟的“功德箱”。

  l 它的建设规划

  17. 初始工程:由于“功德币”不存在投机取利、商业炒作的可能,故可以申请建立合法合规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以“原始功德币”为标的物进行ICO募集资金,所募集的资金全部用于“递善”平台的规划设计、线上技术系统建设以及平台的初期运行。

  18. “递善”平台建成后的初期运行,主要是线上慈善捐助,且慈善资源只限于现金捐助。二期工程将拓展为线上和线下协同运行,且慈善资源除现金形态外,还将包括慈善物资捐助。三期工程在二期工程的基础上将增加人力资源服务(包括社区义务服务、义务献血、社会救助)、信息资源服务(类似百度的服务功能——可谓之“求度”)以及SOS紧急救援等等。

  l 它的资金来源

  19. 自融资途径:利用自建的合法合规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进行“原始功德币”的ICO,将募集的资金全部用于“递善”平台的建设和运行。

  20. 慈善家出资途径:“递善”平台建设及运行所需资金由职业慈善家、慈善大亨提供。

  21. 机构出资途径:“递善”平台建设及运行所需资金由政府或民间的慈善组织机构提供。

  22. 企业家出资途径:“递善”平台建设及运行所需资金由企业家提供。

  政府出资途径:从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资金中支出“递善”平台建设及运行所需资金。

  23. 施善者出资途径:“递善”平台作为受善者,其运行费用由平台上的施善者捐助。

  24. 广告费途径:“递善”平台的运行积累了足够的受众量后,通过其广告载体的功能获取充分的广告费,用于“递善”平台运行开支。

  25. 管理费渠道:在时机成熟时,对慈善资源的转移收取合理的管理费用于支撑“递善”平台运行所需资金。

  l 它的理念和理想

  26. 它的理念是:施予、互助、共享和分享是人类拥有的强于其它低级动物的本能。慈善,外在地表现为社会责任,其实它是人类内在本能的“外化”。慈善行为和经济行为一样,是人的社会行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人的社会性的表现。

  27. 它倡导人类崇善、向善、行善、成善,力图实现人人可善,想善就善,善即成善,善可善报。

  28. 它主张人人拥有“慈善账号”,如同人人拥有社保账号一样,不同之处在于社保账号是个人对社会的索取,而“慈善账号”则是个人对社会的奉献。健全的社会应该有更多的人同时拥有两个账号。

  29. 它希望成为人们心灵慰藉的神坛。在这里,施善者以慈善资源的奉献取代了祈祷、希冀和祝愿。它也可以成为带罪之人省罪、悔罪,自我救赎的工具。它要为所有慈善者、爱心奉献者筑起共同的家园。

  30. 它将努力成为跨地区、跨国界的全人类共同参与的国际慈善捐助工程。它将会促进社会和谐发展,推动人类文明进步。

  l 它的机构设置和人力资源需求

  31. “递善”平台由“慈善组织”和“慈善执行”两大机构组成。两大机构的区别在于:前者——“慈善组织”是纯粹的公益性机构,社团法人登记;后者——“慈善执行”是经营性机构,工商法人登记。

  32. 两大机构需要人力资源包括:

  1) 企业管理人员; 6) 慈善评估自愿者;

  2) 网站设计人员; 7) 网络营销策划推广人员;

  3) 区块链技术开发人员; 8) 税务及财务管理人员;

  4) 数字货币交易管理人员; 9) 法律事务人员;

  5) 慈善事务管理人员;

  l 它的创新点

  33. 独立性和公正性:第三方平台的定为以及区块链技术的特性,决定了“递善”平台的独立性和公正性是现行任何慈善组织机构不可相提并论的。

  34. 自主性和可靠性:“递善”平台上发生的慈善捐助行为,原则上由施善者自主选择、自助操作完成,且慈善行为的主客体必须对各自的行为负责。这种自主性和可靠性是现行慈善形式不可能拥有的。

  35. 经济性和利他性:现行慈善机构的运行费用通常是以管理费的形式向施善者收取(戏说:“羊毛出在羊身上”),而“递善”平台的运行费用则是通过“功德币”交易费或者平台上的广告收益来支付(戏说:“羊毛出在狗身上”)。此外,“递善”平台实现了供需(施善和受善)点对点的对接,优化了慈善资源的配置,极大地提高了慈善捐助工作效率。这样的经济性和利他性是传统慈善不可比拟的。

  36. 可持续性和可拓展性:“递善”平台以慈善功德积分和“功德币”为标识和度量,开创了人类慈善事业的可量化、可视化时代。这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善有善报,无以善报”的千年伦理难题。它一方面鼓励了施善者,同时又呼唤更多的社会主体参与慈善事业。“递善”平台的这些新“功能”是现行慈善天生的缺陷。

  37. 便利性和普适性:“递善”平台上不论是施善还是受善,线上操作十分方便简单,想善就善。且施善不忌大小、多少,不忌施善者贫富老幼,而受善诉求可全天候呈现。同时施善者和受善者的隐私可以根据个人意愿得到分层级保护。现行慈善体制无法做到这一切。

  38. 革命性和先进性:“递善”平台基于对慈善概念的哲学反思,适时利用了区块链技术,颠覆了传统慈善事业的行为“范式”。打造了一个并非乌托邦的乌托邦——一个只有慈善捐助和商业经济“互补并行”的人类社会。体现了与众不同的革命性和先进性。

  l 它的起因

  疫情之下发展经济的迫切需求、现行慈善事业的“窘困”以及区块链技术应用的“尴尬”是驱使“递善”平台设计的起因。

  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对世界各国经济带来了惨烈的打击。当下,作为有可能首先摆脱瘟疫阴霾的国家,我国政府在抓好防疫工作的同时正在大力发展经济。拉动内需——在逆全球化蔚然成风之时,已然成为拉动经济三驾马车的主力。从消费需求、消费意愿的角度看,疫情之下庞大的、潜在的社会慈善的受善群体无疑是拉动内需的重要力量,补足这一群体的消费能力对于拉动经济将会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与此同时,施善者和慈善组织对于慈善资源的开发以及对于此类资源的优化配置、合理利用也将有力推动社会经济发展。因此,目前情况下的社会慈善事业对于拉动经济增长具有空前的重要作用。

  此次疫情中,国内国外各级各类慈善组织和个人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并对抗疫救灾做出了一定的贡献。然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一次的慈善救助如同以往一样,过程中发生了许多不该发生的事件和问题——令人遗憾,令人痛心,有些甚至令人愤怒!现实再一次警醒我们:反思慈善事业的历史与现实,从人类文明进步以及社会经济发展的视角,重新认识社会慈善,以现代科技手段创新社会慈善的体制、机制,打造基于全新的认识论和方法论的适应新时代社会发展的“现代社会慈善系统”,让慈善“真慈善”,让慈善“更慈善”,已经刻不容缓,需要马上行动!

  近些年来,区块链技术作为科技领域的“当红明星”一直受到“业内”、“业外”人士的热烈追捧。由于其与虚拟货币相伴而生,众多淘金者都企盼着区块链有朝一日能“下个金蛋”。然而,人们应当清楚的是:区块链——与其说是一种新技术产品,不如说是一种新技术工具!事实上,这一新技术工具从诞生至今,除了可能用于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外,并没有找到多少“用武之地”。当下,许多有识之士在探索区块链技术在社会公共事业中的应用。对于构建“现代社会慈善系统”而言,区块链也许生逢其时,或许正是其难得一遇的“用武之地”。

 

“递善”平台建设筹备组

  2020年5月

 

      声明:本网站所刊载文章不代表《观察网》观点。主要内容是进行舆情梳理和观点解析所用,旨在对舆论焦点进行修正和正面引航为主;作者投稿文章,文责自付。欢迎社会各界一如既往的支持和关注,批评和教诲。联系邮箱:guanchanews@126.com
上一条:
下一条: 宋建宏:以盐池滩羊为样本分析特色产业发展之路径
品牌观察
关于我们   |  宁夏内陆   |    观察网   |   主编简介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2020 《观察网》版权受国家版权中心保护
【京ICP备15057771号】 邮箱:guanchanews@foxmail.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邮箱jubao@12377.cn
特邀主办支持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新时代生态文明研究中心(2020年5月4日)